啄出书本费中的蛀虫

发布者:审计处发布时间:2020-01-03浏览次数:16

X审计局在对A县进行教育收费专项审计的过程中,审计人员利用大数据思维和计算机技术,通过数据分析、延伸调查,查出A县教育主管部门王某以权谋私的违规违纪行为。

  

不同寻常的巧合

  

炎炎夏日,X审计局科长王刚带领李静、周莉组成审计组,对A县教育收费开展专项审计。王刚,审计经验丰富,擅长计算机数据审计;周莉刚刚通过计算机中级考试,是计算机审计小能手;李静是新来的转隶干部,业务刚刚上手,工作热情十足。

审计组正在对C学校进行审计。一天晚上,王刚组织审计组成员召开“碰头会”,对近两天的工作情况进行交流和讨论。

“审计发现C学校收取的书本费主要用于购买书籍和试卷,检查发现只有两个供货商没与学校签订合同,也没有询价记录等采购程序性资料,一个是新华书店,另一个是D公司。” 李静首先发言。

“巧了,我们之前审计的B学校不也存在这个问题吗?也是向新华书店和D公司购买的书籍和试卷没有签合同就直接供货,财务人员还觉得习以为常,说这就像交水电费一样啊。”周莉补充到。

  

“官办”的私营企业?

  

B学校有这个问题,C学校也一样,难道这只是巧合?王刚敏锐的意识到,问题没有那么简单。带着疑问,审计组请来C学校的会计老吴一问究竟。

“吴会计,你们学校采购书籍资料大都签订了合同,但有两家公司例外——新华书店和D公司,这是怎么回事?”王刚问道。

“这两家公司都是官办的,各个学校都是按通知去交钱领书就行了,也没人跟我们说过要办其他手续啊……”老吴漫不经心地答道。

“官办的?”王刚扶了扶眼镜,“有一笔购书款附有县教研室发的通知,要求学校都要在指定时间和地点购买《XX学习手册》,而地点正是D公司。”

“教研室为啥通知你们到D公司买《XX学习手册》?其他地方没有卖的吗?”周莉疑惑的问。

吴会计的脸上闪过一丝迟疑的表情,随即满脸堆笑的解释道:“我只是按要求办事,别的就不知道了。”

审计人员心里已经画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。新华书店是官方企业,有教材的发行权,只是有些手续不够完善,这还可以理解;而D公司明明是私营企业,何来 “官办”之说?为什么教研室通知学校直接到D公司交钱买书?为啥不询价、不签合同就直接采购?这里面一定有文章。为了不打草惊蛇,审计组没有再向老吴进一步询问。

  

顺藤摸瓜锁疑点

  

既然在财务人员这里问不出究竟,审计组决定先从外围搜集证据。王刚认为,有财政资金转入D公司,而采购程序又不规范,下一步应该去调查一下神秘的D公司的背景。王刚和周莉随即前往县工商局调查D公司的注册登记信息。

拿到D公司登记的股东信息之后,一个熟悉的名字跃入王刚的眼帘,总感觉似曾相识。他马上让周莉将股东信息与财政供养人员信息进行比对,结果让王刚、周莉大吃一惊!既出乎意料之外,却又在分析研判之中。原来,D公司的工商注册信息反映,公司有3个股东——持股90%的陈某、各持股5%的王某和刘某,而其中股东王某竟然是A县教研室的副主任!

“之前学校收到的购书通知不正是县教研室下发的吗?真没想到D公司的股东王某竟然就是县教研室副主任,难怪问及D公司的背景,学校的财务人员都三缄其口、讳莫如深。”李静感叹道。

  

步步为营收获丰

  

针对这一情况,王刚马上对采集的各个学校的国库集中支付数据进行汇总分析,审计发现2016年至2018年间,A县共有15所中小学向D公司支付过购书款和试卷款,金额累计达300万元。

为了进一步追踪这些资金的去向,审计组决定调取D公司相关账户的资金流水。通过逐笔核对资金流水,审计人员发现D公司将各学校支付的200万元款项又转给大股东陈某。

“大股东陈某持股90%,D公司本来就是他的了,为什么要将公司账户上200万元转到自己个人账户?这些资金到底流向何处?”王刚决定继续追踪资金流向。

依法取得陈某的银行流水后,审计人员挑灯夜战整理分析数据,结果发现,陈某将款项从D公司转入自己个人账户之后就立即转给了股东王某,陈某的个人账户只是一个“过渡户”!教研室的王某三年累计收到陈某个人转款150万元,其涉嫌借用公权谋取私利的问题线索已经浮出水面,或许他才是真正的幕后老板。

望着窗外升起的一轮红日,审计人员压在心里多日的一块大石终于落在了地上。